松原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军事频道 >

热门小说《朕心爱的丑姑娘,请多指教》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a

时间:2019-10-08 13:36:21

  365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朕心爱的丑姑娘,请多指教》小说主人公:《》精彩试读

  第26章陈清玄

  陈清玄被她逗得笑眼弯弯:“姑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  “哦,我想跟您打听下,这地方的集市怎么走?”阿丑

  忙得道,顿了顿,又道,“要是集市太远那就算了,这附近可有医馆吗?”

  “集市倒是不大远,”陈清玄道,一边带着阿丑出了篱笆院,一边给她指路,“姑娘请看,沿着这条路一直走,不出半个时辰就是集市,集市上就有医馆。”

  “嗯,多谢陈先生。”阿丑忙得对人躬身答谢,转身就要走,却又被陈清玄给叫住了。

  “还没问姑娘芳名,”陈清玄道,瞧着阿丑一脸的警惕,陈清玄忙得解释道,“咱们陈家屯常年没有生人来,我瞧着姑娘面生,故此多问一句,还请姑娘别见外。”

  “我…….我我是随家人迁居至此……”阿丑有点儿心虚,说话的时候脸颊有点儿发烫,当下也不再多说,扭头就走了。

  陈清玄瞧着她的背影,也没有多问,心中却明白了七七八八,宁古塔经常有被流放的罪臣送来,好的还有个住处踏踏实实做庶民,坏的就得常年戴着手镜脚镜做苦工,这姑娘怕就是被流放罪臣的亲眷,人家不愿多说,他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怪癖。

  想到此处,陈清玄不由得轻轻地叹息,然后转身回房了。

  “清玄,你和谁说话呢?”后院里走出一个老婆婆来。

  “没谁,一个问路的,”陈清玄一边道,一边忙得过去

  接过了老婆婆手里的帚,“奶奶,我都说了多少遍了,不用您打扫!您快别干了!”

  “替我大孙子扫地,我高兴!”陈婆婆含笑对陈清玄道,一边把帚递过去,一边又道,“清玄啊,得找人来修修炕了,刚才我瞧着外头的烟囱裂了缝了。”

  “是,我记下了奶奶,”陈清玄忙得答应,“等过几天我请陈叔来瞧瞧。”

  “对了清玄,我一直没问你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陈奶奶忽然顿住了脚,双手掐腰瞪着眼看陈清玄,“老王家的闺女那么好,还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怎么就是不愿意呢?你这是打算娶个天仙啊?”

  陈清玄的脑袋都大了,忙不迭给陈奶奶连连作揖:“奶奶!我这还读书用功呢!好不容易考上了秀才,自然想着更进一步了,哪里有功夫想男婚女嫁这档子事儿啊?”

  “我算是明白,你小子这是读了功名,就瞧不上屯子里的姑娘了,”陈奶奶哼哼着,不过语气却和缓了不少,当下坐下来,顿了顿,又对陈清玄正色道,“清玄,你不要嫌我总管着你,你爹娘死的早,我一个人拉扯你长大了,现在一把老骨头了,指不定哪天就起不来了,终归是给你娶了媳妇儿,我到地下才能给你爹娘个交代不是?”

  “奶奶!您说这是什么话?您还得等着享孙子的福呢!日后孙子还指望您给我带孩子呢!”陈清玄最听不得她说这话了,当下蹲在陈奶奶面前,抱着陈奶奶的腿撒娇道,“奶奶,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!”

  第27章人间烟火

  “好好好,我等着给咱们清玄带孩子呢。”陈奶奶笑得合不拢嘴,皱纹满布的手一下一下轻轻地抚着陈清玄的脸。

  阿丑没敢在集市上西安小孩癫痫病能治疗吗多耽搁,到底还是不放心钟明巍一个人在家,她在集市上找到了医馆,跟人描述了一下钟明巍的症状,花了三钱银子买了两个月的药膏,从医馆出来,阿丑就一直咬着牙,差点没把一嘴银牙给咬碎了,这药膏也忒贵了,还不带讲价的!真是讨厌!讨厌!

  阿丑一边盘算着身上剩的钱够钟明巍买多少药膏的,一武汉癫痫病去哪治边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路边的买肉摊子,刚才在医馆的时候,人家郎中说了,得了褥疮不仅要涂药膏,最重要的是要进补,白粥对她来说已经是至上美味了,但是对钟明巍来说……

  阿丑咬了咬牙,到底还是从肉摊买一钱的猪肉放进了竹筐里,后来又一路零零散散地买了擀面杖、面盆、铲子、水果、粉丝、筐子、剪刀什么应用之物的,结果就又花了一钱多的银子,这下一趟山,眨巴眼的功夫,就花了将近六钱银子,阿丑是再也不敢在集市上逗留了,忙得就背着一大筐的东西往回走了。

  钟明巍已经直勾勾地盯着房梁很久了,他听着阿丑轻手轻脚地打扫收拾,后来听着阿丑锁门出去,房间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,一如阿丑还没来的时候,钟明巍心里有点儿慌,虽然知道阿丑只是出去买东西了,可是他心底还是隐隐约约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。

  只有两天。

  明明只有短短的两天。

  他这两天,从天不亮就开始听着阿丑打水做饭的声音,他能清楚地听到水桶落进井水里发出的“噗通”一声,他能清楚地听到阿丑拎着水时发出细细的喘息,然后是打开房门的声音,应该是那丫头提着水进厨房了吧?果然,没过一会儿,他就听着水倒进锅里的声音。

  这个时候,他会有点儿得意,得意自己的好耳力,可是随即又觉得自己特别无聊,他会不自在地转个脸,可是寂静清幽的晨曦里,盆盆罐罐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,然后过了一会儿,厨房的门又被打开了,那丫头的脚步声会越来越近,应该是端饭来喂他了。

  那丫头没有裹小脚,是个标准的大脚板,走起路焦作看癫痫正规医院来是风风火火的,一点儿都似从前东宫的那起子女人,三寸金莲一点点,还讲究什么楚风汉韵的,总之走路一点儿都不出声,猫儿一样,就连那起子婢子都跟着学样,扭着腰步步生莲,这和这丫头的大脚板一点儿都不一样,再蹑手蹑脚的也都带着响儿.……

  这些都是和阿丑有关的声音,这些都是让他觉得熟悉,甚至喜欢的声音,带着热气腾腾的人间烟火,他光躺在床上,听着阿丑或远或近、或轻或重制造出来的声响,他都会觉得心里暖暖的,特别舒服又踏实。

  原本一直睡不好的人,因为有了这杂七杂八的声音陪伴着,他竟然也能安睡了。

   未完待续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